首頁 > 新聞中心 > 政策解讀

進一步健全與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相適應的國有企業工資決定機制——人社部副部長解讀《關于改革國有企業工資決定機制的意見》

2018-05-28來源:新華社

  新華社5月28日電 題:進一步健全與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相適應的國有企業工資決定機制——人社部副部長解讀《關于改革國有企業工資決定機制的意見》

  新華社記者葉昊鳴

  國有企業工資決定機制改革涉及國有企業的健康發展和企業職工的切身利益。日前,國務院印發了《關于改革國有企業工資決定機制的意見》。此次國有企業改革的內容主要包括哪些方面?改革的亮點在哪里?記者日前就有關問題采訪了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副部長邱小平。

  四大內容改革工資總額分配

  國有企業工資決定機制改革,涉及面廣,政策性強。改革的目的在于增強國有企業活力、提升國有企業效率,完善國有企業工資分配監管體制,調動國有企業職工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推動國有資本做強做優做大。

  “《意見》的重點是國有企業工資總額分配。圍繞這一重點,對決定機制、管理方式和監管體制機制進行了改革完善?!鼻裥∑秸f。

  據邱小平介紹,此次改革的內容主要包括四點:

  一是改革工資總額決定機制。要綜合考慮國家工資收入分配宏觀政策要求、企業發展戰略和薪酬策略、生產經營目標和經濟效益、勞動生產率、人工成本投入產出率、職工工資水平等一攬子因素。同時,明確了企業經濟效益增則工資增、企業經濟效益降則工資降的掛鉤聯動原則。

  二是改革工資總額管理方式。對國有企業工資總額全面實行預算管理,根據企業功能性質定位、行業特點并結合法人治理結構完善程度,對其工資總額預算方案分別實行備案制或核準制。

  三是完善企業內部工資分配管理。在堅持落實國有企業內部薪酬分配法定權利的基礎上,對完善企業內部工資總額管理制度、深化企業內部分配制度改革、規范企業工資列支渠道提出了原則要求。

  四是健全工資分配監管體制機制。對加強和改進政府對國有企業工資分配的宏觀指導調控、落實履行出資人職責機構監管職責、健全國有企業工資內外收入監督檢查制度和問責機制做出明確規定。

  改革突出市場化方向

  此次改革是對國有企業工資分配制度的一次系統性改革。適應國資國企改革進程,推動建立中國特色現代國有企業工資分配制度,使國有企業工資分配更加符合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規律和企業發展規律,這是此次改革的出發點和落腳點。

  邱小平認為,此次改革突出了國有企業工資分配的市場化方向。在工資總額確定辦法上,改變了過去國有企業工資總額增長同經濟效益單一指標掛鉤的辦法,要求統籌考慮一攬子因素,合理確定工資總額。

  邱小平指出,要加強人工成本投入產出率和職工工資水平的市場對標,使工資水平是否合理更多由市場決定;對政府有關部門每年核定國有企業上年度工效掛鉤方案的做法進行改革,工資總額預算方案由企業自主編制,并對主業處于充分競爭行業和領域的商業類國有企業原則上實行備案制。

  “需要特別指出的是,要求在確定國有企業工資總額時要統籌考慮一攬子因素,并不意味著弱化企業經濟效益在確定工資總額中的作用,更不意味著國有企業職工工資可以不分情況地普遍上漲。國有企業的企業屬性,決定了國有企業特別是主業處于充分競爭行業和領域的企業,必須以創造經濟效益、提升市場競爭力為主要目標,企業經濟效益始終是決定工資分配的核心因素?!鼻裥∑秸f。

  統籌工資分配分類,加強監管體制機制

  “統籌處理好不同行業、不同企業之間的工資分配關系,解決目前國有企業工資分配中一定程度存在的職工工資該高不高、該低不低的問題,也是此次改革的重點?!鼻裥∑奖硎?,允許符合條件企業特別是主業處于充分競爭行業和領域的企業工資總額增長與經濟效益增長同步,對主業不處于充分競爭行業和領域的企業,則繼續實行工資總額和工資水平雙重調控。

  據邱小平介紹,此次改革將根據企業功能性質定位和行業特點,分類科學設置聯動指標,合理確定考核目標;同時還將根據國有企業功能性質定位、行業特點和法人治理結構完善程度,分別實行工資總額預算備案制或核準制。

  “市場競爭越充分、內控機制越健全的企業,擁有的工資分配自主權越充分,使工資決定機制改革更好體現了建立中國特色現代國有企業制度的要求,有利于倒逼國有企業加快改革步伐、提升公司治理水平?!鼻裥∑秸f。

  除此之外,邱小平指出,改革進一步健全了工資分配監管體制機制,要求人社部門會同有關部門,定期發布勞動力市場工資價位、行業人工成本信息、工資指導線和非競爭類國有企業工資增長調控目標;強化了履行出資人職責機構的國有企業工資分配監管職責,對做好所監管企業工資總額預算方案備案或核準工作、加強預算執行情況監控和清算等提出明確要求;明確要健全國有企業工資內外收入監督檢查制度,定期開展監督檢查,同時引入社會監督機制;強化了對國有企業工資收入分配違規問題的責任追究,要求及時查處違規發放工資、濫發工資外收入等行為,并明確了對違規行為的處理措施。